Advertisement

为什么这名警察被定罪会引发数千名亚裔美国人走上纽约街头

(Craig Ruttle / Associated Press)

二月的一个周六,纽约布鲁克林区饭店“Mister Bo Ky”的店主吴奇伟罕见地在午间歇业了三个小时,并且将留言条贴在了饭店大门上。

  “店主去参加为梁彼得举行的集会,饭店下午3点开张。”

  吴奇伟是一位来自越南的中国移民,他很少参与政治事务。但那是在梁彼得案之前——纽约警官梁彼得在昏暗的楼梯间不慎开枪,子弹从墙壁反弹并击中一位未携带枪支的黑人青年,致其死亡。

  梁彼得来自纽约唐人街的一个中国移民家庭,他是十多年来首位因执勤期间发生的枪击案被定罪的纽约警官。吴奇伟认为此案的判决并不公正,并对此强烈不满。为此,他和一万多名亚裔美国人共同走上布鲁克林街头抗议,这将成为近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华裔激进运动。

  从美甲店员工到政治家、从唐人街厨师到律师都在抗议。他们挥舞美国国旗,高举标语,指责对梁的定罪体现了歧视:“彼得是替罪羊”,“一场悲剧:两位受害者”。这起案件引发了全美抗议。不过,非裔美国人也对此提出抗议,要求梁入狱。

  多年来亚裔和非裔这两个族群一直在布鲁克林比邻而居。此次案件让人们再次开始思考华裔是否也和其他少数族群一样受到种族歧视。

  梁的华人支持者说他们是在打一场一直以来都被忽视的反亚裔歧视的战争。

  “如果我们不站出来,那么今天的梁彼得就是明天的李彼得和以后的陈彼得,”陈约翰说。他是一位社区领袖,在去年梁被起诉后创办了一个华裔民权组织。

阿凯·格利在一栋名为“粉楼”的建筑的楼梯间被子弹击中身亡。 (Carolyn Cole)

梁的案件可以追溯到2014年11月份。当时他在东布鲁克林一栋名为“粉楼”(Louis H. Pink)的公租房中巡逻。楼梯间很昏暗,他按照警局惯例拔出了枪。他意外开了枪——至于怎么开的枪和为什么会开枪至今没有定论,不过梁说他是听到声响被惊到了(才扣动了扳机)。

  子弹射向墙面,反弹到楼下28岁的阿凯·格利身上,不幸打中他的心脏。梁没有立即呼叫救护车也没有对其进行心肺复苏术抢救——这些因素在法庭上都对他不利。陪审团判处梁过失杀人罪和官员渎职罪,梁定于周四接受量刑。

  格利的支持者说梁的定罪再怎么不公平也比不上格利的无辜死亡不公平。

  “阿凯(格利)和梁彼得一样也有爱他的家人,他的母亲和梁彼得的母亲一样。”格利的姑姑赫腾西亚·彼得森说。“不过梁的妈妈每天都能来看他。而阿凯·格利的妈妈……就只能去给他扫墓。”

  在纽约的华人社区中,梁的案件已经成为华裔美国人多年来所受不公待遇的标志性事件,邝彼得说道。他是亨特学院的教授,主攻亚裔研究。

  “这是在多年被边缘化后产生的一种被迫害感。”邝说。

  陈卡林是某社区委员会的成员和组织者,他说,曾有一段时间警察和政府官员经常打压不景气的华裔商店,黑人针对华裔商店的犯罪也鲜有人举报。这是一段迫害史,他说这段历史被忽略是因为人们认为亚裔普遍都很有成就,而且富有——是少数族裔中的模范群体。

  然而事实是,22%以上的纽约华裔都生活在贫困中。曼哈顿的唐人街房租在全美率先涨价,迫使许多华人搬到偏远的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唐人街,以及哈莱姆、埃尔姆赫斯特和本森赫斯特的新建卫星社区,也就是梁居住的地方。根据2014年美国社区研究表明,纽约现有九条唐人街,570,000名中国人。

一名警官在纽约的唐人街周边巡逻。 (Carolyn Cole)

曼哈顿唐人街狭窄的街头小巷里挤满了中式点心饭店、杂货店、咖啡馆和为富人开设的酒吧。新建的酒店、豪宅区与那些常年有人居住的廉价公寓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们以为我们不会发声。”陈说,“他们以为我们会一直乖乖当模范。但是这次的事件触动了我们每一个人。这是150年的种族歧视和不公待遇之后的爆发。”

  不过,要求梁承担刑事责任的最大呼声中,一部分却正来自于亚裔群体。位于曼哈顿唐人街的亚裔反暴力联盟就曾举行守夜活动,表达对格利的支持。对另一些人来说,对警察的不信任已经压倒了种族团结。26岁的中国移民庞艾伦就说,因为梁是一名警察,所以他没有参与此次抗议集会——不过他相信梁是被单拎出来受到起诉的。

  “警官总是惹麻烦。”他用中文说道。

  梁拒绝对本文作出回应。他在曼哈顿下东区长大,梦想就是成为警察。他母亲最初是服装厂工人,后来成为旅游代理。他父亲则是一名厨师。

  他在唐人街上的小学和初中,随后就读于莱歌希综合学校(Legacy School for Integrated Studies)。该学校大部分学生都是黑人。大家很尊重梁,也很喜欢他,不过他只和一小群人关系比较好,他的校友蒂莫西·魏说。

  “我们比较团结,因为我们都来自唐人街。”魏说。

  梁的另一位同学斯坦利·莫里森说他可能是梁读书期间最好的黑人朋友。“他是一个好孩子——人们都认可这一点,所以没有人招惹他。”莫里森说。

  大学毕业后,梁申请就读纽约警察学院。开枪那天,他的警察生涯已进行了差不多18个月。

  在梁的子弹结束他生命之前,格利正打算搬到弗罗里达,这样就可以离他妈妈近一点了,他的姑姑彼得森说。

  梁的许多支持者都揪着格利涉毒被捕的记录不放,以期证明格利也不是完全无辜的受害者。不过那段历史和他的死亡无关,彼得森说。案发当晚,他是去了朋友看朋友去了。

  双方的支持者都认可一点,那就是梁必须为此负责。当被问到相关问题,一些黑人活动家会表示奇怪,为什么这十多年来第一个因执勤时发生的枪案被起诉的警察会是华裔。而当华裔支持者面对提问时,他们也会同意,警察应该接受更严格的审核,并承认双方都在争取实现公正平等的待遇。非裔和华裔之间最根本的分歧在于,梁彼得到底应不应该为此服刑。

一位女士和她儿子进入阿凯·格利被射杀的大楼。 (Carolyn Cole)

在格利丧命的“粉楼”边上有一家中餐厅,戴安娜·程忙碌而有序地接着电话订单,操着一口夹杂中式和布鲁克林口音的英语,并不断用中文向后厨报菜名。她把6颗蟹肉馄钝倒入锅中时,3个黑人小朋友凑足了钱来买芝士薯条。餐厅的一面墙上挂着巴拉克·奥巴马的海报,另一面则是一幅巨大的中国风景画。

  这家名为中国娃娃(China Doll)的饭店二十多年来一直都供应蜜桃派、牙买加牛肉饼、捞面和鸡蛋汤,店主伯纳德·摩梅斯泰姆说,他和妻子共同经营这家店。“人们说粉楼是最不宜居的地方——是个不好的地方。但是对我们而言却不是,”他说,“在这里大家尊重我们。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

  唐人街附近有一座黑人教堂,那里的牧师牧师卡拉·J·马丁说她会定期去中国教堂,这样就可以加深对中国社区的了解。她在两个教堂传播的理念都是一样的:“我们要彼此关爱,交流我们面临的负担而不是政治。”

原文地址:https://www.latimes.com/nation/la-na-liang-brooklyn-shooting-20160413-story.html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