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亞裔長者應該繼續跳舞,在悲劇之後如何重建的其他建議

A hand places a lighted candle at a memorial for victims of the Monterey Park shooting
在1月21日致命暴力事件之後,紀念追思的活動在蒙特利公園市 (Monterey Park) 舞星藝術舞蹈學校 (Star Ballroom Dance Studio )的外面開展起來。
(Allen J. Schaben / Los Angeles Times)
Share

阅读简体中文版Read in English

今年是農曆兔年,(或在越南稱之為的貓年),應該是要帶來平和的時光。但今年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因為兩起重大槍擊案而中斷。

在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槍擊案中的受害人包括了年紀在50幾、60幾、以及70幾歲堅韌強壯的第一代亞裔美國人移民。

1月21日,在Monterey Park的“舞星”舞廳發生了加州近幾年來最嚴重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之一,使大眾震驚不已。許多受害者都是舞廳的常客,他們因對舞蹈的熱愛而相聚。這是他們的故事。

一位在洛杉磯市(Los Angeles)Yellow Chair Collective 機構擔任治療師的Phuong Tang 表示: “我想在這個世代,他們必須多做的,就是存活下來,為他們家庭接下來的世世代代,建立更安全更豐裕的生活。” 她接著說: “想到老人家在從事歡樂,且對他們身體有益的活動時被攻擊,真的是令人心碎。”

Advertisement

是的,有益健康的。即使老年人不把他們所做的運動和參加與朋友的聚會,當作是一種心理健康的療癒,這些活動是照顧身心健康的好方法。

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 Helen Hsu 告訴她的老人病患: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平衡。”

她告訴她的病人: “如果你的身心失去平衡,你就必須積極主動地找回平衡。她說的意思就是:這包括身體上(人身肉體)、心理上(心思神志),以及社交上(你的親友)。”

Paul Hoang 在經營一家個位於芳泉市Fountain Valley 的 Moving Forward Psychological Institute 機構。他說:“花點時間來哀悼也是健康的,但不要去避免那些對你健康有益的活動。如果你不能回到舞廳,那就找其他方法運動、放鬆、並與你的朋友保持聯繫。”

同樣重要的是,要去了解即使那些沒有受到最近暴力事件直接影響的人,也可能會感到憂心、生病或害怕。

根據由Hsu、Hoang、Tang 以及她在Yellow Chair Collective 單位的同事 Jessie Li的建議, 以下是自我提問的問題清單。

全美各地的亞裔美國人,正在經歷近年來重大槍擊案所造成的痛苦,在這些槍擊案中,年長的亞裔男性被指對其他亞裔開槍。

Feb. 17, 2023

1. 你有沒有在照顧自己的身體?

為了幫助照顧你的家人與朋友,你必須確定自己有在照顧自己。

擁有健康飲食和充分睡眠是基本事項,但可能會在受到生活壓力時容易忘記。

Hsu 表示:“就像在中醫裡,至關重要的是要注意你的食欲和睡眠有沒有異常亂變。” Hsu 還說:“我們有些人用吃東西處理個人情緒,有些人則是停止進食。”

特別是如果已經持續了幾個星期,那就是你本人或你所愛的人,可能身體不適的徵兆。

Hoang 說:“繼續去做你平常會做的事情。”

在憂慮緊張的時候,文化儀式和傳統方法也會是有幫助的。有些家庭在家中設有祭壇,並也會點香。有些人則會去廟宇參拜或去教會祈禱。這些做法可以幫助去感念你所哀悼的人,而且表彰褒頌他們的一生。

2. 你有沒有因為害怕,而去避免社交互動?

有些老年人喜歡獨處。但是人通常是需要感覺有和他人保持聯繫,來保持健康。

Hsu 說:“找到一個方法來表達自己和參加聚會,是十分療癒的。”

你可以在老人中心舉辦一個活動嗎?或是在當地餐廳吃午餐?或者在住家辦一個小型的聚會?

Li 說:當你在那裡的時候,提出論點,讓每個人形容他們的感覺,並說出自己的故事。

專業們也建議一些保持健康快樂的方法,特別那些蒙特利公園市( Monterey Park) 的社區成員,喜歡透過跳舞,來表達自己。

Hoang 表示:隨著他們遠離跳舞的時間愈長,引發罹患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機率就愈高。重新在他們愛好的活動中找回安全感,是至關重要的。你不會想要那個活動,去連結到這個負面事件。

Tang 說:這就好像是你用新的記憶,去覆蓋住硬碟一樣。不要忘記你在那的地方有很多好的回憶,而且要用更多好的回憶來填補它。

Tang 說:人們都有聽過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但也有創傷後的成長。或許這次悲劇,會讓某個人產生一個使命感,要來保障他們社區的安全。

她說:我想對於任何人,不論在任何年紀,應該是一直要保持連繫,而且要有歸屬感。

3. 你有在主動關心問候你的朋友和所愛的人嗎?

Advertisement

Li 說:老年人的挑戰可能是無形的。較年輕的世代,他們可能是面對在學校的問題或是工作上的衝突。但是,老人家則可能是單獨地在掙扎。

提醒你的朋友與家人,他們在他們長輩身體健康上,是扮演著一個重要角色。而且他們來查看和問候老人家,確定老人家有說話的對象的話,會對於長者的身心健康,是很有助益的。

1月21日,’舞星’舞廳發生了加州近代歷史上最嚴重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之一,11人因此殞命。這是他們的故事。

Feb. 8, 2023

4. 你會感覺到身體在痛嗎?

Tang 說:老年人是很順應他們身體的反應。如果有一個新的病痛久久不散,很多人會去看醫生拿一些藥,或是避免惡化下去。

她說:“經歷過創傷的人,也會在他們的身體中感受到(這些反應)。所以要記得,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有久久不退的胃痛或頭痛,這可能是與情緒上壓力有關。”

5. 你是否需要更多專業協助?

請求協助並不是虛弱的象徵。它是恢復力量的方法。

Hoang 說:很多移民和說同樣母語的人說話時,會比較自在。去找一個了解你的文化歷史背景的人。

如果你不喜歡某個治療師,那就另外找一個。重點是要找到合適的。你不會一直去看那個沒有能力幫助你復原的醫生。

Hsu 說:有些亞裔美國人移民會感到比較自在,和來自相同祖國的專業人士說話。現在很多預約都可以在網上進行,例如,比較容易去看到來自台灣的治療師。

6. 你有沒有耐心對待自己,或那些你所愛而正在感覺不適的人呢?

在一個悲劇事件發生之後,很多人會處於驚嚇的存活模式之中。很多人可能覺得自己處理得很好,他們或許是對的。但他們有可能在幾個月後,一年之後,在一個沒有預期的地方,屆時他們會受到一個沒有預料的哀傷打擊所提醒,而變得不知所措。

Hsu 說:那是正常的。過去發生的事對很多這些家庭而言,是無法修復挽回的。

Tang 說:作為治療師,我們經常會提到有關悲傷和損失,以及悲傷的各個階段,而這不是一個線性或直線的過程。你不會從否認,變成協商計劃,變成憤怒,變成接受。你比較像是會跳來跳去,最後你會登陸,並立足在希望之上。

“但這是需要時間才能做到的,所以保持耐心,體恤你自己和其他的人。”

Advertisement